摸鱼爽🍙

我把自己丢进荆棘包裹的壳里,从此没有人能够找到我,我的痛苦、悲哀和死亡都变成了束缚我的黑暗。

 

【周迦】相对论

标题:相对论
cp:周(警察)迦(探员)
分级:全年龄


进入秋冬交界的时节让空气中凝固着欲落不落的水汽,街道上空无一人令孤立的路灯显得寂寞无比,靴跟踢踏地面的声音兀自回荡,打破这份毛骨悚然的平静的是不带任何犹豫拖沓的脚步声,几乎能够从中听出其主人的愤怒。

“长官,我对您随意剥夺他人的睡眠时间以及增加工作量一事而不解。如果是因为这一带事故频发,那么夜间巡逻也是巡警的工作……”

阿周那气恼的举起对讲机宣泄不满,然而未得到那一方的任何回复,甚至是聒噪的沙沙声也没能响起。

周遭的环境安静的令人害怕,本就是偏远市区的无名街巷,只因在短时间频繁出现手段令人发指的凶杀案才引起政府的高度注意,并且要求警察厅加强警力部署。

……该死。阿周那心想,他此刻能够清晰的听见,他腕上的石英表秒针的细微声响,时针正指着十一刻钟。

他望向街角拉起的黄色警戒线,被寒冷的气流吹打出刷啦刷啦的闷响,仿佛是前不久在这里被杀害的可怜人的痛苦呻吟,溅到墙面的血渍仍未被好好的处理掉,细细的嗅吻就能够察觉到空气中飘散的锈铁般的血腥气息。

他的胃又开始翻腾起来了,阿周那的手电光束离开了那块角落,却无意间晃过了一个依靠在灯杆上的模糊身影。

瞬间的警觉让他立即将手电对准那个方向——并且右手迅速摸上枪柄,做出戒备的架势,以低沉声线呵斥。

“谁在那里!立即回答!”

对方显然也被这过于强烈的光线所困扰着,他拧着眉毛稍抬起帽沿顶着不适感往向光源,那视线看起来像是早已料到对方是阿周那为了确认一般。

“警官,我认为拿着手电直照不是个好主意。因此请收回您准备出枪的手,并且我将为我出现在这里而吓到您表示真挚的歉意。”

“……这话不应该是你来说,迦尔纳。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阿周那沉吟片刻才关闭手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面前的男人终于收起视线落回到自己脚边的地面上。他正从大衣的口袋中掏出打火机点燃香烟,那动作很生疏,更像是不受好奇心控制的孩子的初次尝试。

“我被政府委托配合警方调查案件。”迦尔纳在点烟的间隙回答,“…只是在这里寻找线索而已。”

迦尔纳抬重新起头看着向自己走进的阿周那,燃起的烟头忽暗忽明的在黑暗中闪着橙光,呼出的烟雾成为阻碍他视线的障碍。

“不继续你的巡逻吗,警官。”
“没有那个必要。”

阿周那几乎是在迦尔纳尾音还未稳稳落下时便开口回答了,他同迦尔纳正以背靠背的姿势同时倚在灯杆上。

路灯早已破损,碎裂的灯泡周围却依旧有飞虫光顾——真是愚蠢至极的执着啊。

他那样想着,回过头查看另一边陷入沉默的迦尔纳,对方的气色不如前几日在公寓那样好,眼尾染开的红线虽然很好的遮掩住了黑眼圈,但却让本就肌肤苍白的迦尔纳又失了几分生气。

是因为接下的繁重的工作吧,他最近甚至连回公寓都是半夜。

阿周那并没有开口打断他的思考,而是径直伸出手取走迦尔纳的烟据为己用,他没有为这一系列的动作感到半点的不对劲。

他们从前几个月就开始交往,虽然在外看起来用同事关系来形容更加恰当,但两人心照不宣的是自然而然的同居生活和没有公开的恋人关系,在女同事惊讶的感叹‘嗳呀,那就是阿周那警官的哥哥吗?’时他们也会那样默认。

“……?”迦尔纳对此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排斥,而是平静的任由对方夺走上一秒还叼着的烟,疑惑的瞥向阿周那等待着解释。

“我可不想看见案件尚未破解受理办案的侦探就已经过劳死了。”阿周那从鼻腔中发出微不可闻的哼音,闭起眼睛拉拢外衣阻隔寒气的侵袭,撤回脚用鞋面来回碾着细小砂砾。

“是吗…不过警方能够在接手三天后让案件毫无进展,也是在增加我的工作量。”

阿周那喉咙顿时哽了一口气,他咳嗽起来。这无疑是出自对方过于现实的理由,然而在他耳里听起来更像是讽刺警方的无能。

当初警察厅满怀信心的接下这几桩连环杀人案时,并没有想过事情会变得那么棘手,目击过凶手的证人竟无一记得凶手的模样,这令警方的调查行动暂缓。

“怎么了?阿周那。是因为不习惯烟味而被呛到了吗。”
“你这家伙…”

阿周那扔下烟拽过迦尔纳的领带让两人间的距离无限缩短,直至唇面相触被阿周那以强硬的态度打开口腔传递残存的烟味,他们在狭隘的空间中交换鼻息、甚至是呼吸与心跳。

迦尔纳对于他突如其来的亲吻没有感到分毫的意外,只是伸出手平静的攀上了对方的肩头,从接吻的时隙中含糊不清的陈述。

“烟的味道。”

2017-11-03  | 48 2  |     |  #周迦
评论(2)
热度(48)
 

© 摸鱼爽🍙 | Powered by LOFTER